ACCUK全英收藏家协会【竭诚为收藏爱好者服务】
新闻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单色釉瓷器市场将继续稳步上升

单色釉瓷器市场将继续稳步上升

发布时间:2017/12/05 新闻 观点评论 浏览次数:146

北宋 定窑划花鱼藻纹大碗    此器为迄今拍卖市场上出现过尺寸最大的一件定窑碗。不仅器形大,这件作品从外壁的仰莲纹刻划,到内里的划花工艺都率意流畅,可以称得上定窑中的精品。

  北宋 定窑划花鱼藻纹大碗   此器为迄今拍卖市场上出现过尺寸最大的一件定窑碗。不仅器形大,这件作品从外壁的仰莲纹刻划,到内里的划花工艺都率意流畅,可以称得上定窑中的精品。

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2015北京春拍季刚开始,一件“清乾隆茶叶末釉如意耳出戟橄榄瓶”在嘉德以1265万元成交,另一件单色釉佳构“清乾隆仿汝釉弦纹瓶”以943万元成交,更坚定了业内不少藏家对明清官窑单色釉器的信心。

早在2008年,古陶瓷鉴定、收藏家楼钢便曾撰文指出单色釉器市场将会迎来上升,近日接受信息时报记者专访时,他重申了这一观点,认为“虽然不太可能出现价格井喷,但单色釉器会保持平稳上升的趋势”。

近些年来,宋元单色釉瓷器与明清官窑单色釉瓷器的市场表现颇为亮眼,不仅如“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克拉克旧藏定窑大盌”、“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乾隆御制粉青釉浮雕龙纹罐”等重器屡屡爆出破亿或近亿元的天价成交,更重要的是,在“不那么天价”的单色釉器专场中,成交率也相当可观。

烧制难,传世少,上涨是必然

在过往接受信息时报采访时,楼钢已经强调过宋瓷价值将越来越得到藏家的注意,所以此次采访主要集中于“清三代”单色釉的市场态势。

楼钢告诉记者,在2006~2008年前后,单色釉的价格并没有得到市场重视,当时一件40多厘米的乾隆天青釉葫芦瓶成交价也才大几十万,与同期彩瓷相比,是非常便宜的。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单色釉的市场价值也在不断被人们认知。他举例说,“我曾在1998年买到过一件乾隆祭红大碗,篆书底款‘大清乾隆年制’。价格才几千元,现在这种出现在拍卖场上就要几十万了,所以实际上单色釉的价格一直在涨,只是涨幅没有得到大家的重视。”

为什么明清两代的单色釉器价格看好呢?楼钢举出了三个原因。

首先是明清两代民窑很少烧制单色釉器,主要集中于官窑器,而且官窑单色釉器用途集中于礼器、祭器,当时生产的数量就不大,到如今的传世量相对其他瓷器来说就显得更少,这是单色釉器价格走高的前提。

其次,宋元瓷器市场的优秀表现促使明清单色釉器市场上升。进入21世纪之后,特别近两三年中,单色釉的价格涨幅非常可喜,这种上涨不仅局限于明清官窑器,更体现于宋代瓷器破亿精品对市场的引领。我们知道,清康熙、雍正、乾隆三代帝皇极力推崇、大量仿烧宋元瓷器,康熙派遣督窑官负责模仿与创新仿宋瓷,雍正更是亲自过问颜色、图样与器形。在时代最高工艺水平代表的努力下,清三代的单色釉器烧制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平,并以雍正时期的单色釉最具价值。由于这一时期的单色釉精品与宋元单色釉的文脉相承关系,所以宋元汝窑、官窑、定窑、钧窑等名窑精品的优秀市场表现也反过来进一步促使明清单色釉价格上升,两者相辅相成。

第三个因素是楼钢曾多次强调的,随着买家团队的文化素质上升,就会逐渐脱离对鲜艳靓丽的表象满足,而更加理解瓷器中蕴含的文化精神,更容易被单色釉的温润之美触动心灵。

“所以我觉得单色釉上升的趋势是必然,只是看它到来的是早是晚。作为收藏家应该是走在时代的前边,如果价格已经涨上去了你才跟进,就不划算了。”楼钢在所著的《中国古陶瓷鉴赏手册》中专门谈到了当看准了某一品种的艺术市场就要“进入在先、撤出在后”,他说:“在它没有涨价之前你已经预测到它的未来会好,比别人先进入;等它的价格涨上来了之后你不要急着套现撤出,用时间换取更大的价格空间,这才是艺术市场投资的正确态度。”

广东蓝釉黑釉价格偏低可捡漏

康熙郎窑红、雍正柠檬黄、乾隆胭脂水当然是单色釉拍场上的宝贝,其他颜色又怎么样呢?在藏家中不乏各种小道消息。有人说,红釉颜色漂亮所以肯定应该贵过蓝釉;也有人说,蓝釉在古代祭祀中是祭天的所以应该更贵重;还有人看到上周拍出的那件“茶叶末”之后觉得颜色不亮丽,不像是皇家用的……这些观点对吗?

楼钢告诉我,颜色釉的烧制难度,是其价格的重要组成因素。例如红釉,分铁红釉和铜红釉,铜这种金属元素比较活跃,更容易在窑内氧化-还原反应中产生变化,烧制时对温度、气氛更加敏感,外界很小的变化就会在成色上产生视觉差距。因为这种不稳定,所以成品率比较低,一窑烧成之前谁也不知道能成功几件,因此过去有“若要穷,烧郎红”的说法。

成品率的偏低自然就造成了产品价值的升高,道理很简单,烧制1000件只有100件合格的话,最终这100件产品就要摊平1000件的成本,而且这100件流传到后世的肯定比1000件要少。所以铜红釉价格一直比较高,这是主要因素。

再说蓝釉,因为主要是钴料,化学性质稳定,成色表现也比较稳定,没有太多的废品率,成本稳定也就导致它的价格相对稳定。这与用来祭天还是祭地关系不大,而更多的受到生产方式的制约。

可是,艺术品的价值还受到其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审美价值的制约,而价格的变化也受藏家心态的影响。过去一段时间内蓝釉在广东价格偏低,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楼钢告诉记者,在他刚刚进入古玩行业的时候,一些广东老藏家不喜欢蓝釉、黑釉,因为他们认为在广东话里,“蓝”谐音为“难”,“黑”的口彩也不妙,这导致与北方或者国际市场相比,有一段时间广东市场对蓝釉与黑釉不怎么接受,价格与外界有相当差距。

“这种心态影响了他们认知藏品的真正价值,当然这对于文化素养够的藏家来说就是一个捡漏的机会,比如在广东蓝色和黑色釉价格偏低的时候看准入手。这就是我所说的,现在市场上都是行家,想从真伪捡漏已经不那么容易,但是从文化价值上捡漏还是有机会的。当然,这五六年来,蓝釉的价格我想是已经上去的了,随着新一代藏家、一些更具文化素养的藏家逐渐进入市场,这种情况已经越来越少。”

再说说上周那件“茶叶末”,这种釉色也有人叫做“鳝鱼黄”,也是祭器的一种,数量不多,烧制困难,釉面是特殊配方,含有许多稀有元素才会呈现出这种独特的色泽。由于烧制困难,所以历来出现在拍场上的“茶叶末”多多少少带有一点窑病,所以给大家的感觉就不够完美,其实一件品相优秀的“茶叶末”价值是很高的。有些藏家觉得官窑中少见这种釉色,其实它的历史悠久,宋代北方一些窑口以及南方的建窑都有类似的颜色出现,之前我们说到明清时期大量仿烧宋瓷,所以这段时间出现大量“茶叶末”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姓 名:
邮箱
留 言: